昏君

人奇丧,观奇歪。

大少爷什么都告诉我了啊!!我特么居然给忘了

三。


我梦见被你吊起来,长棍加身,疼的颤抖。
你问我说我爱你否,你逼我说我不爱你。
每问一句,我又不说,便是一棍。
到后来我视觉都沁了些许红光,模糊了许多,视野里的你质问不停,声音却有些哽咽。
我费力地凝视着你,颤抖、苦涩、闷痛……一道道痛处如同绳索,勒在你身上几近窒息。
我轻叹一声,放松自己任由绳索悬吊,开口解脱了你。
我不爱你。
我微笑。
见你如释重负地丢掉长棍,一把抱住我,似有水汽濡湿肩膀,转瞬而下,渗入身体。
胸口略有不适,转眼又却什么都没有。

我正在干生平最厌恶的事情,饮鸩止渴。

丧。

我算是明白了,生活他娘的一直都没放过我啊,长时间陪伴这种依赖生剥的感觉他妈的跟凌迟一样,是是是我比较敏感,但是我他妈没表现出来还不够吗?啊??啊???啊????非得要把我磨到心如死水才行是吧?
哎,归根结底还不是我不够坚定。
但是来便来,去便去,这个境界我真的达不到啊,夭寿,我心好痛啊。

好想摸鱼啊,好寂寞啊,办公室活生生把我变成了空巢老人,这什么骚操作啊到底。
今天是丧气满满的一天,不过别担心哟,明天会更丧的!笔芯!!!
妈个鸡我好想出家啊,感情什么的好烦人啊,不就是特么的一天吗,我在干什么啊,啊?
快干活啊,愣在这里工作也不会自己滚去完成的。
我可去特么的吧,一天乱的打圈圈,喵喵喵?
你怎么又心神不宁了?
我他妈上辈子肯定也是个情种,巨根,乱花丛中过,每个都睡过那种。
然后这辈子还报应来了。
草。
老天啊,求求你了,我他娘的就是个普通人。
别他娘的玩我了。

捕捉灵感。二。

我有三格,心人神。
神格辨明是非,判善恶,主断赏罚。
心格历素羸弱,素心善,不论功过。
人格惯失本我,有夙怨,掌受刑罚。
是有般若为虐,鬼面獠牙,渴饮人血。
有人主失格,肆意妄为,擅招狐魅。
以致心格郁郁,相思成疾,险酿大祸。
神主即大怒,命人罪俯首而跪,提鳞鞭惩于刑堂。
长鞭锋利,呼啸夹刀,刑三十,至血肉翻飞。
是命也,故血流如注,不能吟。
今人主心有所念,不教肆虐,强隐于神。
夜行八百里,魂牵梦萦,知万劫不复。
虽悲怆,不能停。

我龙签名照真的好看的亚批,啊啊啊要昏过去了。

黑化表白我龙……我不是变态……我只是克制不住……

入坑,彻底。

从没入过三次追过星的我,最近是真的掉进一龙的脸里头出不来了,沉溺其中不可自拔……哦别救我别救我,我自愿的——在未遇到他之前,那些我爱的场景只出现于文字中,小说中,也从未想过有人能将那么复杂的感情体现出来,那种开在心碎无垠之地的曼珠沙华……那种破碎的美感……啊,受不了受不了,我要想想词构思一下如何表达对他的爱。

且将灵感捕捉,印在纸张。一。

来人威严,他踏上桥后身边鬼魅都自觉让步,那人双唇紧抿,盯着桥头的老人。
那老婆婆坐在那许久,盛了碗汤不见有人来取,抬头看去发现是他,道:“你也来了,喝汤吗?”
那人双瞳如炬,一字一句道,“他喝了吗?”
那老婆婆颤颤巍巍的摇摇头,伸手指了指天,“他没喝啦,化成一阵风去了。”
那人怔住,任再有千言万语都堵在心头,说不出半个字来。
“你也不喝吧,过去吧过去吧。”那老婆婆絮絮叨叨的说着,将汤碗塞到他手里,拉到身后,“你们都不是省事的主,几辈子了也难有善缘,就这么终了,对谁都好。”